黑夜比白天多的“地下工作者”

来源:本站原创 作者:冯宏超  时间:2020-04-30 【字体:

无论在大草原还是在戈壁滩,在十九局矿业公司基层有这样一群人,他们虽然不住在地下室,但是却长年从事地下工作。几百米的地下,伴着微弱的灯光,他们夜以继日地忙碌着。李龙,便是其中普通的一员。在内蒙古克什克腾旗大草原腹地,作为项目经理的李龙每天都要下到地下200多米指挥生产,基本上是早出晚归,两头不见日。

早上七点,矿工们就开始了一天的工作。随着罐笼的不断深入,感觉阵阵冷风从耳边穿过,寒意笼罩全身,一伙身着橙色工装的矿工们有序的来到地下百米深处的作业面。十几分钟后,穿过一条又一条长长的隧道,越往前走,巷道越黑,风量也开始减少,但遇见巷道交叉口,风量又开始变大。在采矿点狭窄的空间里,不光黑暗、阴冷、潮湿,随着矿石开采和大量矿石的运输,空气中明显能闻到灰尘的味道。李龙2005年毕业后被分配到黄岗铁矿项目,这一干就是15年,这样的环境,对于他来说就是家常便饭,凭借着出色的表现,2019年,他担任了该项目的经理。

从事井下矿山施工是个苦力活,灰尘也相当大,必须全天佩戴防护口罩。李龙2005年来到黄岗项目,第一次下井后,再上井,着实把他吓住了,但作为一名共产党员,他硬着头皮,挑战艰苦恶劣的环境,攻克自己的心理障碍。如今,作为项目经理的他,坚持每天下井,因为他们的战场就在地底下。“我们每天下井的时间可以自控,但是对于工人们来说每天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井下度过的,相比起来,他们更加辛苦,作为一名老员工、一名项目领导,我没有理由不和他们一起奋战,一起吃苦”,李龙说道。

一天中的大部分时间,工人们都在忙碌地采矿、运输,到了中午12点,地面食堂送来了用不锈钢保温盒装的饭菜。大伙放下手头上的活,来到了一个几平米的矿工休息室,在这里大家三三两两的聊几句之后,大家便捧着饭盒,坐在长条凳上开始吃午饭。工作一上午,吃饭却只用了几分钟。而这几分钟便是他们一天工作八小时,唯一坐下休息的时间。

天刚亮起床,乘着朝阳下井,踏着夕阳回家。问及今年的施工生产最大的感触时,李龙没有对生活的过多抱怨,他希望疫情金矿结束,施工生产能够加快步伐,甚至还开玩笑说:“我们就是黑夜比白天多的地下工作者”。